锂电中游材料第二篇:正极

如果把锂电池当作一个木桶,那正极材料就是目前最短的一块木板,是对锂电池容量限制最大的材料。除此之外,正极材料对电池的循环寿命、安全性能等核心因素高度相关,也是锂电池生产成本中占比最高的材料。因此,目前市场上对于锂电池的区分,大多是按照正极材料的种类进行标注。

锂电池正极种类繁多,目前市场上应用较多的包括钴酸锂电池、三元锂电池和磷酸铁锂电池,其中钴酸锂大多用于消费电池产品,而三元和磷酸铁锂用于新能源车和储能板块。

说到动力电池,磷酸铁锂和三元两个老对手已经对弈数年,性能各有千秋。

磷酸铁锂优点在于安全性高、循环寿命长、生产成本低、技术积累时间长,较早应用于商用车和乘用车市场。但磷酸铁锂的缺点也十分明显,主要是能量密度较低,平均位于150Wh/kg以下。

三元电池的优势在于能量密度高,高镍甚至接近300Wh/kg,可以给电动车提供更长的续航里程;但三元锂电池,特别是高镍三元成本高昂且安全性较差,还需要持续改善。目前三元电池单Wh价格比磷酸铁锂高30%左右,行业内认为随着高镍成本下降、金属回收以及其他材料用量下降,三元溢价将在2025年回收到18%左右。

技术进步+补贴+成本等综合因素的共振下,正极材料市场经历了三个明显周期,2015年之前铁锂为主、2016-2018年三元崛起以及2019年开始的铁锂回潮。两项技术此消彼长,主要是出于性价比的考虑,例如铁锂2016年跌落神坛到2019年卷土重来,是源自16年开始补贴向高能量密度的三元电池倾斜,以及2019年补贴全面退坡后铁锂成本优势的凸显。在CTP等电池封装技术的加持下,磷酸铁锂电池系统能量密度提升,里程焦虑逐渐消退,性价比逐渐提升。从装机量数据来看,目前铁锂已经超过50%。各大主流车企纷纷预测,以后三元和铁锂齐头并进的可能性大,主要公司已经开始布局铁锂车型,例如特斯拉、小鹏等。

从行业格局上看,正极材料行业集中度低,是四大材料中格局最为分散的环节,三元和铁锂的CR3分别为35%和52%。这主要是因为国内正极材料仍处于发展初期,各企业尚未形成明显的规模和技术优势。加上此前行业盈利水平普遍良好,没有经历过产能出清的阶段,竞争实力较弱的企业依旧可以乘行业快速上行的东风,获得较为可观的盈利水平。预计未来行业经历数次更迭后,最终会体现出两种市场格局:第一是各种正极技术不断形成迭代,第二是同种技术内部集中度升高,逐渐体现多寡头。

行业的竞争要素还是在技术、成本以及客户资源,或者可以归纳为产品力+产业链管理能力。首先,要想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正极材料的性能需要足够亮眼,尤其是在核心的电池容量、能量密度和循环寿命等参数上,与同类产品需要拉开差距。当然,目前来看,尚未有哪家企业能做出绝对领先的正极材料,一线厂商的产品各有千秋。另一方面,对于产业链的管理能力,直接决定了公司的成本和业绩稳定性。从成本端来看,正极材料的金属用量大,受上游金属涨价的冲击最严重,一线企业大多通过长单或者上游延伸的方式来稳定采购价格,比较典型的例子包括近期当升和中伟共同投资印尼红土镍矿等。从销售端来看,与下游整车厂或者电池厂的紧密合作,可以有效拉动正极企业的需求上升,保证了产品销售的稳定。目前在正极行业出货量靠前的企业,均与多家电池厂或者整车厂建立长时间批量供货关系,确保市场地位的稳固,例如当升绑定LG化学、SKI,容百供货宁德时代。德方纳米一供宁德磷酸铁锂等。

正极材料的一体化是未来趋势,正极企业归根结底还是制造业,而制造业的定价模式大多属于原材料+加工费+盈利,单一环节的企业想要更大的盈利空间,只能争取做出差异化或者附加价值高的产品。而正极材料核心原材料钴酸锂售价已经超过20万元/吨,而产品出厂价则是24-25万元/吨。考虑到设备、人工等成本,行业的毛利率已经普遍跌至15%左右。行业的主要利润集中在上游原材料端,其中锂矿企业切走了半数以上。正极材料企业对上游的进军,除了对供应稳定的考虑,主要还是想要增大盈利空间,获得更高的ROIC。在下游客户和技术不发生根本性变化的前提下,一体化进程中走的越远越快的公司,未来的表现将会更加出色。

正极材料龙头上市公司:

正极龙头 毛利率
Q3
22年产能 核心客户 一体化布局 21年产量
(12月为排产数据,吨)
最新价格
(万元/吨)
当升科技 19.37% 6.5 万吨 SKI主供、绑定前十大电池厂 镍、前驱体等 4.17 25
容百科技 14.49% 25 万吨 宁德主供,亿纬锂能、孚能科技等 进行中 5.62 27
长远锂科 18.31% 10 万吨 宁德、亿纬、比亚迪等 前驱体等 3.76 24
德方纳米 22.46% 12 万吨
(2021.7)
宁德铁锂一供 9.02 9

 

风险提示:上述内容所涉及的股票名称,仅作为案例研究参考,不对您的投资交易构成任何买卖建议,据此买卖,风险自负。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