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内容不能为空,请输入内容!

*股市主流的投资方法

2019-10-14  3312人已阅读

一、投资者与交易者

在我看来,股市上其实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投资者,也就是真正的从实业思维的角度去分析一家上市公司的投资价值的人。也就是所谓的股权投资,当上市公司的股东。

巴菲特说他在19岁时,读到格雷厄姆的书之后,开始茅塞顿开,突然明白买股票就是买生意的一部分,而且,我们纵观他投资的一生,他其实就是收购企业的大生意人。不管是在股市之外,还是在股市上的投资,都是如此。

真正将买股票当做生意的一部分,真心实意的当上市公司的股东的人,其实是很少的。因为,从理论上谈谈容易,但实际上操作起来并不简单,所谓知易行难。

另外一种人就是交易者,股市上的大多数人都是如此,不管你标榜的是什么名号,不管你是以技术为参照还是以估值为参照。进行所谓的低买高卖,在我看来,其实从本质上讲就是一个交易者。

在每个城市我们都会看到一些菜贩子,他们从菜农手里买到菜,然后到城市里去卖,赚取其中的差价,其利润往往比菜农还要高,这就是所谓的二道贩子。其实在我看来,股市上的交易者与赚取差价的二道贩子,从本质上来讲没有什么区别。

说到这,我们再一下价值投资的鼻祖——本杰明·格雷厄姆。

他虽然说买股票就是买生意买股权,但是他那种极度分散的捡烟蒂策略,说白了,其实就是以估值为参照进行低买高卖,从本质上与菜贩子倒爷并没有太大区别。可能这样说对格先生有点不太尊敬,但是在我看来,他的这种投资策略从一开始并没有将企业视为自家的,也并没有从内心深处真正的去把自己当成这家上市公司的股东。

在股市上是做投资者好还是做个交易者好,用不着争论,赚钱才是硬道理。但是,作为投资者自身,我们需要明白,自己究竟是要做一个投资者还是交易者。因为两者的认知境界和出发点是不同的,所秉承的策略也是不同的。

比如说,如果是作为投资者持有一家公司的股权,真心的是想当股东,那么,从一开始选择的标的自然就会不一样。而且持有的期限也会更加长久,甚至会永远持有。相反,如果只是想做一个交易者,自然需要更加灵活的买卖策略。

股市投资是复杂的,有的时候投资者或者交易者的定位也会发生转换。比如市场极度疯狂了,股价的上涨已经提前透支了未来多年的成长预期,这个时候,从投资者转换成交易者,及时的功成身退,也并不为过,甚至还是个聪明的投资者。

所以,我们将钱投入一家上市公司,究竟是做投资者还是去做个交易者,从一开始,自己心里面就应该拿捏得准。

二、趋势投资与价值投资

如果把股市上的人都硬叫做投资者的话,大致又可分为两类人:

一类是价值投资者,这是由本杰明·格雷厄姆、沃伦·巴菲特、菲利普·费雪、查理·芒格等投资大师们开创和发展的。

另一类就是趋势投资者,所谓趋势投资简单地说,在基本面上就是要善于判断行业发展的趋势,善于研究人们的向好预期;在技术面上就是要善于抓住上涨趋势的个股,或者是介入创新高的个股,坚决回避下跌趋势的个股,截住亏损,让利润奔跑。

这种投资者做好了,往往见效快,能够取得短平快之效。我们常常见到的那些投资高手,往往在短时间内便能取得多少倍的收益,一年下来弄个50%以上的投资利润。据我观察,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属于趋势投资者。

做趋势投资者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学会止损,如果买错了,就要及时收手,要有一种壮士断腕的气魄。

究竟是做价值投资者好,还是做趋势投资者好,同样不需要争论,因为硬道理还是要赚钱,这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

作为投资者本身,自己也要明晰自己的角色定位,即自己究竟是个价值投资者还是趋势投资者。同样是因为两者认识分析问题的境界、出发点是不同的,选取的投资标的以及买卖策略也是不同的。

当然,在股市里投资究竟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要擅于把握自己的角色定位,自己从心里拿捏得准。

此外,在股市上还有一些波段高手,所谓的高抛低吸,不停地做波段,这种投资者其实也应该归到趋势投资者里面,因为在一个波段里,他们也是去追逐上涨的趋势,坚决回避下跌趋势。

三、价值股投资与成长股投资

股市中有价值股投资与成长股投资之争,当然,它们本来就同属于一个门派。正如沃伦·巴菲特所言,成长即是价值的一部分,甚至,价值投资中的价值二字是多余的。对此,我是十分认同的。

何谓价值投资?在我看来,自己认为有投资价值的投资,这就叫做价值投资。所以这种区分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如果我们细细的去体会,其实两者还是有些许差异的,至少从选择投资标的上还是有分别的。

价值股投资者的策略,可能更倾向于本杰明·格雷厄姆式的捡烟蒂策略,需要说明的是,这种策略在中国股市并不太适合,因为,不要说在我们中国股市中很难找到市值低于运营资产(净资产)的价值股,就是在美国,后来这种策略也早已不太合适。

其实,查理·芒格早就看不起杰明·格雷厄姆式的策略,沃伦·巴菲特也对此早就进行了扬弃,并且说自己终于从大猩猩进化到了人类。我们再进行这种争论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在中国股市,所谓的价值股投资往往是进行低市盈率或者低市净率的投资,或者是在计算股息等因素的基础上而进行的投资。

如果一家公司的股息率已经高于长期无风险利率,这种公司是有投资价值的。现在中国股市确实有一些这样的标的,比如大秦铁路,但是前提必须是建立在稳定性和确定性的基础之上的。

低市盈率投资也无不可,但是弄不好容易掉进估值陷阱。因为表面看起来市盈率低了,但是由于经营业绩的下滑,市盈率反而会变得更高。一些周期性的股票就是典型的例子。

低市净率投资或者股价低于净资产的,虽然可以幸运的捡到便宜货,但是弄不好,公司的净资产并不是真实的净资产,沃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纺织公司就是典型的例子。所以,对不同的公司需要做不同的分析。

或许,价值股投资者最看重的时获得更大的安全边际,担心的是遇到戴维斯双击,但是需要小心的是不要掉入低估值的陷阱。直白的说,我认为在当前的中国股市,其实更适合的还是成长股投资。我们应该牢记沃伦·巴菲特的一句真经“宁可以合理的价格买入超级明星企业,也不以廉价的价格买入平庸的公司”。并且沃伦·巴菲特还说,这是他走向成功的唯一路径。

其实考察中国股市20年、10年、8年以上走出的一批上涨十倍、几十倍以上的个股,就不难得出结论,沃伦·巴菲特的这句真经,完全适合于中国股市的成长股投资。

当下在中国股市,不少人动不动就抱怨不能进行长期价值投资,确切的说就是不能进行成长股投资,其实这是因为他们总是对中国这些年上涨的N倍股视而不见。或者是有些投资者压根没有进行过长期投资,于是,便闭着眼睛或跟着大众潮流说中国股市不值得长期价值投资。

当然,我们是不能从后视镜中预测未来的,寻找到那些超级明星企业,是需要一定的商业鉴别眼光的。本人一向认为,如果我们以沃伦·巴菲特、菲利普·费雪、查理·芒格的投资思想作为指导,找到几家优秀企业并且坚定地持有,其实在中国股市并不是无法企及的事情。关键是我们从思想上是不是真的相信、认可这个基本的投资逻辑。

从大的背景讲,当下的中国正处于加速工业化、城镇化时期,中国的经济结构正处于结构转型时期,以中国人口基数之大,城乡之间、区域之间、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之大,中国涌现出一批快速成长的优秀企业,其实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关键是我们是不是善于发现。

成长股投资有着成长股投资的逻辑。比如在市盈率上,我们就需要放宽一些条件限制。在投资时机选择上,更需要我们有一种独到的眼光,敢于在大熊市之间阶段性下跌之时,或者突然遇到某种利空打击之时下重手。要明白,成长有时就是最大的安全边际,成长也是价值的一部分这个基本原理。要懂得用发展的眼光去分析一家企业,认识一家企业的复利赚钱模式,机遇总是为有准备的人创造的。一旦成长股投资的机遇到来,便敢于下大的赌注。

当然,最完美的机遇就是用本杰明·格雷厄姆式的捡烟蒂价格去购买菲利普·费雪式的成长股投资,而这种机会并不是常有的,甚至是十分罕见的,但是一旦有这种十年不遇的机遇到来,作为投资者,是需要拿出自己的骨髓与眼光的。

因此,对于成长股投资,我们切不可漠然视之。

四、周期股与弱周期股

周期性股票并不是适合投资者的品种,对于普通的投资者来说,由于对于宏观经济的拐点到来、对于行业的复苏并不十分敏感和容易预判,所以,最好的投资策略是远离。如果非要参与的话,我的体会是进行右侧交易,或者是十分确定真正的牛市已经到来之时。

中国股市当下大多数的投资品种都是周期性的,但幸运的是,仍然有着一些抗周期或者是弱周期的品种。较为典型的就是大周期大医药领域。

五、题材概念股

题材概念股是指具有某种特别内涵的股票,比如资产重组概念、区块链概念等,而这一内涵通常会被当作一种选股和炒作题材,成为股市的热点。

概念股是股市术语,是一种选股的方式,相较于绩优股必须有良好的运营业绩支撑,概念股只是依靠相同的话题、相同类型的股票,列入选股标的的一种组合。

由于概念股的广告效应,因此,不具有任何获利的保证,大部分都是后来的给先来的人买单。

结语:

今天介绍了不同的投资思路,市场上也有不同的职业投资人在对这些投资思路进行实践。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们可以根据风险偏好、个人时间的空闲度、知识储备以及心理承受能力去选择适合自己的投资方法。


上一篇

下一篇

微信扫一扫

复制成功

备案号:京ICP备18019841号-1网站联系:微信:jiatoub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