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看法

星期四,俄乌战争爆发。当时,我非常错愕,不愿评论。直到周末刷网,到处都是关于战争的消息,才不得不重新面对这个现实:真的打仗了,两个主权国家之间。

战争的残酷,不仅在于人人直面伤害和死亡,而是更在于,这种伤害和死亡,是不加以区分的。

小时候念书,从课本上知道“阶级斗争”,是一个阶级与另一个阶级之间的矛盾。

如果你拥有大量财富,不管怎么来的,勤劳致富抑或剥削致富,你都可能是被打倒的对象;如果你是一名官吏,不管是否勤政清廉,你都可能被烧了衙门、砍下人头。而对方做这些事,都是“正义”的。

战争是阶级矛盾最剧烈冲突的表现。一旦上了战场,不管你是谁的父母、谁的爱人、谁的儿女,不管你原来从事教育、医疗或者是其他职业,在对方眼里,你只有一个代词,需要被打击消灭的“敌人”。

大多数人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做一个“好人”。可是战争,不区分“好人”,直接摧毁人最根本的价值观。单纯从这个角度,我无比厌恶战争。

人类在生物学里,属于动物界、脊索动物门、哺乳纲、灵长目、人科、人属、智人种。简单点说,人的一个本质属性是动物属性。

既然是动物,遵循于“物竞天择”的“丛林规则”。通俗点说,属于“食物链”的一部分。

一头老虎追杀一条野狗,我们不能说老虎是否邪恶,野狗是否犯错。就好比我们平时吃猪肉、鸡肉,又需要它们做错什么呢?

相对于人类演化的漫长历史,现代文明出现至今的时间其实非常短暂。男女平权、无罪推定等概念,也就是最近几十年的事;进入21世纪之后,收容遣送和劳动教养才被废除;而即使现在,侵占、欺诈和暴力(包括战争)等,在全球范围仍然没有杜绝。

丛林里从来没有少过血腥,人类也只不过是稍微高等一点的动物。所以战争,很难说是愚昧还是本能。单纯从这一点,我又能够理解战争。

战争中的双方,每一方都有自己想要争取、夺取的利益,每一方都有从自己立场看起来“对”的地方。

这其中有些东西,会超越最基础的“是非”,但我们又不能忘记最基础的“是非”。

一方面,不要忘记我们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一介草民、一粒灰尘。别去鼓宣战争,就好比别太幻想穿越。我们绝大部分人回到古代,大概率会是不识字的文盲,终日劳碌仅为不被饿死冻死。古代还有很多人,根本活不到成年,一些现在看来很小的疾病,都足以要人性命。

假使遭遇战争,我们绝大部分人,根本不会是棋手或将军,而只是数字和代价。

另一方面,不要忘记落后就会挨打,要让自己强大。我们要感谢祖国,感谢几代人的牺牲和努力,给了我们一片相对和平的土地。

为什么说相对和平?1999年,我们还有3名记者在南斯拉夫大使馆牺牲;2001年和2021年,我们分别还有1名和4名战士在南海上空、中印边界牺牲。

好战必亡,忘战必危。

回到生活,好在丛林之中,还有协作和友爱。特别是人类进化到现在,为了群落更好存续,同类之间,是否必然需要争斗不一定,但协作和友爱一定会让群落变得更好。

这可能是我们作为小小个体,更能珍惜和推动的。或者说,至少是能珍惜的。

金庸先生写《射雕英雄传》,郭靖背着身受重伤的黄蓉去找一灯大师疗伤,上山途中听到有人唱《山坡羊》: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郭靖作为后来的大侠,从中听出了悲天悯人。但我们如果像黄蓉那样,听不出来也没关系。她在郭靖耳边轻轻哼唱:活,你背着我;死,你背着我。

风险提示:上述内容所涉及的股票名称,仅作为案例研究参考,不对您的投资交易构成任何买卖建议,据此买卖,风险自负。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