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计算机行业现状和发展趋势

计算机行业从年初至今跌幅较大,在整个中信一级行业里基本稳定在倒数前三位置,和电子及传媒等板块同属“难兄难弟”。

下跌主要是两方面原因,一是基本面有疫情冲击,二是在风险偏好下降带来估值负面影响。在双重压力之下,板块跌幅自然就比较大。

但对于计算机行业,我们一直坚信这是具有长期投资属性的大赛道,今天就和大家进行分享。

一、计算机行业投资方向

首先,简单说下投资观点。

自三季度以来,计算机行业环比数据有所改善,但往后看仍然具有结构性特点,有两种类型公司会更有机会。

一是从基本面角度,能够穿越下游景气度,存在市场内生需求,且渗透率持续提升的细分领域,典型代表是智能汽车和智能制造。

二是在后疫情时代,下游存在边际修复的领域,尤其是行业信息化,具体看有金融IT、云计算、基础设施、云服务、医疗IT等等。

接下来,就针对重点领域进行探讨。

第一是智能驾驶领域,新技术普及率提升带来了新机遇。

在政策方面,智驾法规在持续地探索中,尤其是北上深等地已经有一些法律法规上的支持,开放程度甚至高于海外发达地区。

在新车方面,现在最新车型在自动驾驶上有越来越多的软硬件配置,包括硬件里芯片传感器及激光雷达等,软件里系统软件及中间件等。同时在汽车架构上,智能化架构也从分布式到域内集中,再到跨域融合,最后将是中央计算机控制。

在技术方面,自动驾驶其实和其他新技术一样,即任何新技术普及,一定不会呈现于最贵、最封闭的产品,新科技要做到普及,最终都会归纳到便宜和够用两方面。

目前,全市场都知道在自动驾驶领域,英伟达是最先进的,但由于是偏高端产品,体系就会相对比较封闭,因此仅有英伟达无法带领智能驾驶真正走向普及。

而过去一年,不管是海外高通,还是国内地平线、华为和黑芝麻,越来越多厂商在选择进入英伟达以外的自动驾驶体系,这个是很重要的。较普及技术有个特点就是体系较为开放,给第三方供应链创造的价值空间,远远大于封闭体系。

从公开信息来看,自动驾驶L2级别以上的普及,大概率到明年就能看到,其中软件比例会不断增加,过程中会给供应链带来很多新的机会。

智能汽车板块可能大家都比较关注,稍微多说两句。

智能汽车是属于智能座舱和自动驾驶相叠加的领域,座舱是“从1到N”快速发展阶段,渗透率不断提升,驾驶是“从0到1”过程,增长空间广阔。前者能提供大量收入和盈利,后者能提供持续增长空间,因此是很好的投资机会,软硬件价值量都会提升得很快。

第二是智能制造领域,MES系统在国内蕴藏着庞大空间。

提到智能制造,大家可能会想到ERP或OA系统,但这里所指智能制造会更为宽泛,主要是指制造执行系统(MES),以车间层面为主,上接企业管理软件,下接生产设备。

MES有什么意义呢?最主要就是把生产线上这些设备串起来,在质量上能够达到更好追溯和实时反应,同时与财务及物流等部门形成互动,整体持续优化并提高效率。

相比过去而言,现在MES主要是在发展阶段、规模及格局三个方面发生着巨大变化。

一是发展阶段,现在的MES和当年的ERP(企业资源计划)非常相似。

最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外资企业把ERP这个概念带入中国,国内企业接触后发现,相比当时电算化,ERP能够给企业带来更多降本增效。于是到2002-2003年左右,基本上ERP已经成为了共识,这期间就是3-5年时间。

而现在,从2017-2018年开始,行业内再次面临产能过剩带来的盈利能力下滑问题,同时人工成本刚性需求又处于高位。于是大家就将智能化和数字化提上了日程,MES映入眼帘。要知道,当行业盈利普遍跌到了个位数,车间效率哪怕改善2-3个点,其边际变化和竞争力就会提上很多。

从2018年至今,差不多也就是3-5年时间,MES正在渐渐成为企业共识。

二是规模效应,现在MES龙头企业营收和当年处于高速发展的ERP龙头也具有可比性。

在2003年时候,ERP龙头用友和金蝶收入体量分别是6亿和3.7亿人民币,而到去年底,MES龙头赛意的智能制造部分就是5.9亿,规模非常接近。

三是竞争格局,不像ERP竞争激烈,MES进入壁垒会更高一些。

一方面是人才稀缺。制造和财务管理还有点不一样,需要对制造工艺流程非常熟悉,既懂IT又懂制造的人才,目前国内还是远远不够。

另一方面是成功经验。To B端业务,客户最看重的就是成功案例,只有已经成功做出了口碑,新客户才会更信任你,而成功经验是需要一个个项目去积累的,需要时间。

第三是企业云服务,在后疫情时代具有结构性修复逻辑。

在这轮疫情冲击下,其实下游受影响程度的差异化是很大的。

以酒店旅游板块为例,二季度受到疫情影响就较大,无论是企业经营还是疫情管控都有挑战,基本上是处于偏停滞状态。随着往后疫情管控逐渐恢复,就会有比较明显的边际改善。

这里要补充一下,我们评估一家软件服务商云化是否成功,除了要看转云成功率,更要看新签订单节奏。技术手段仅是表面,客户规模扩大及客单价提升才是长久之计。

因此,企业云服务如果具有全球化或者横向拓展潜力,就是值得长期关注的。

其他领域当然也有很多结构性机会,比如金融IT不断推进、比如云计算基础设施采购恢复、再比如疫情期间线上医疗服务需求提升等等,限于篇幅原因不多展开。

二、计算机板块细分龙头股

最后,分享下几家重点龙头企业。

智能驾驶龙头主要是中科创达和德赛西威。创达已经和高通及地平线成立控股公司,逐步切入自动驾驶软件领域;德赛和英伟达绑定较深,后续订单出货确定性比较高。

智能制造龙头主要是赛意信息和用友网络。赛意现在所处环境和格局很类似于当年ERP龙头,是长周期赛道;而用友自然是信息化绝对龙头,继续维持份额提升。

企业云服务龙头主要是石基信息和宝信软件。石基就是典型的疫情复苏相关信息化标的,前不久也刚和洲际酒店集团签署订单;宝信在钢铁行业里的地位也是比较强势。

其他计算机行业龙头比如金山、恒生、海康、东财等等,相信大家也都比较熟悉,就不多做介绍了。

风险提示:上述内容所涉及的股票名称,仅作为案例研究参考,不对您的投资交易构成任何买卖建议,据此买卖,风险自负。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1)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