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大举反攻,俄乌冲突结局会是怎样?

2月24日开战之前,熟读历史的普京脑海里回想的一定是1968年的捷克。

一次完美的“特别军事行动”

在“布拉格之春”的大旗之下,捷克共产党领导人杜布切克在国内政治改革的过程中,提出了所谓的“人性社会主义”,这个方案并不像1956年匈牙利的渐进改革,而是完全抛弃了原先社会主义制度的核心要素,受到了西方的热烈欢迎。苏联因而将此视为捷克对社会主义大家庭的背叛,同时也是对东欧地区政治稳定的一种威胁。这是处于冷战中的苏联所不能接受的。

苏联《真理报》对捷克“布拉格之春”的一系列行为评论道,“…打着‘自由化’、‘民主化’等幌子,妄图否定捷克斯洛伐克整个1948年之后的历史,否定捷克斯洛伐克全体劳动人民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取得的伟大成就,毁谤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及其领导地位,破坏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和社会主义国家兄弟人民之间的友谊。”

而这样的声明没有引起捷方的重视和回应,从此双方的沟通愈发困难,最终酿成了以苏联为首的华约集团在8月的全面武装干涉:一场干净利落的“特别军事行动”。

1968年8月20日深夜11时许,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的机场塔台指挥员接到了这么一通通信。原来是一架苏联民航客机,由于故障请求紧急降落。这一切看似很平常,所以这位指挥员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苏联客机的请求。

在经过短暂的盘旋之后,苏联故障客机冲下云霄,稳稳地停在了跑道之上。然而后面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只见不待客机停稳,机舱门便已打开。数十名荷枪实弹的苏联特种部队,从舱门中涌出。随后这些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占领、控制了布拉格机场。早已整装待发的数十架运输机,在战斗机以及轰炸机的护航之下,顺利突防,以几分钟一架的速度降落在布拉格机场。

同时,苏联陆军总司令巴甫洛夫斯基指挥4个苏联坦克师、1个空降师、1个东德师从波兰入侵布拉格。在东德的4个苏联师,1个东德师切断捷克斯洛伐克西部边界。苏联8个师,匈牙利2个师,保加利亚军队从南部进攻。苏联与波兰4个师进攻北部,不到一个小时,捷克境内已满是钢铁洪流。

乌克兰大举反攻,俄乌冲突结局会是怎样?

21日拂晓,苏联军队全面占领布拉格,逮捕捷克领导人杜布切克,6小时之后,数十万捷克斯洛伐克军队缴械,苏军完全控制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全境,杜布切克和联邦议会主席斯姆尔科夫斯基、总理切尔瓦克等五人被押送到了莫斯科。

这次行动代号为“多瑙河”,动用了大约50万军队,6300辆坦克,最后一共仅有约108人丧生,500人受伤,用极小的代价成功阻止了捷克斯洛伐克党(KSC)自由化改革,事件发生后,西方国家中只有少数批评,并没有采取任何制裁措施。苏共领导人勃列日涅夫的声望达到了最高峰。

乌克兰大举反攻,俄乌冲突结局会是怎样?

闪电战没拿下“众城之母”

矗立在宽阔的第聂伯河畔的基辅不是一座普通的城市,是公元9世纪末至13世纪中叶“基辅罗斯”王国的首都,也是如今的乌克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之间的主要文明,即斯拉夫文明的发源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名字便起源于该王国名字中的“罗斯”二字。基辅也被称为“罗斯众城之母”。

乌克兰大举反攻,俄乌冲突结局会是怎样?

普京对于俄罗斯的历史是有着浓厚的弥赛亚情结的,对于自命为俄语世界的保护者而言,乌克兰对于顿巴斯的炮击、对于俄语的封禁、对于西方的投靠都成为了无法饶恕的罪状。在他充满感情的演讲中,乌克兰作为一个国家是虚构的,而复兴俄族世界,拿下基辅这座众城之母——俄族世界的耶路撒冷,显然成为了他作为弥赛亚“受膏者”的天赋使命。

他无疑想重演1968年那场特种行动的成功。即只通过特种和空降部队的突击,在48小时内占领基辅,然后地面部队再迅速突进包抄,控制局面后扶植亲俄政权,而乌克兰只会表现出非常微弱的军事和平民抵抗,西方在惊愕中只得迅速接受局面,最多不过是抛出一些不痛不痒的谴责和制裁。

因此,当普京在2月24日清晨向乌克兰突然宣战的时候,在对乌克兰境内各种军事目标的炮击之后,以米-8为主要战力的超过30架直升飞机载着俄军最精锐的特种部队(Spetnaz)从白俄罗斯的基地里向南集群,飞往乌克兰霍斯托梅尔的安东诺夫机场。这是一个坐落在基辅西北郊的前军用机场,停放着全世界最大飞机的安-225运输机。

可是事情的发展显然与普京所设想的相距甚远。与1968年不同的是,乌克兰早有准备,俄军的炮击也没能完全压制乌克兰的防空系统。直升机群甚至在到达霍斯托梅尔之前就被击落了几架,降落之后也立即遭到了乌方炮火的猛烈攻击,乌方甚至短暂夺回了该机场。

乌克兰大举反攻,俄乌冲突结局会是怎样?

俄军不得不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后在第二天最终设法控制了该机场,但跑道已经被乌军严重损坏,猛烈的防空火力也使得俄军无法通过空中运输作战人员和军事物资。同时,控制基辅以南瓦西里基夫军事空军基地的努力也遇到了顽强的阻力,几架载有伞兵的俄罗斯伊尔-76重型运输机被乌克兰防空系统击落。

乌克兰大举反攻,俄乌冲突结局会是怎样?

空中突袭的失败之后,地面部队的突进也很不理想,在意料之外的乌克兰的阻击下,作为尖刀部队快速突进的BTG(营级战斗群)很快耗光了本来只设想了48小时战斗用的燃油和各种补给,于是我们就看到了新闻上著名的场景,缺乏空中运输手段的俄军不得不主要依靠乌克兰泥泞的公路运输其物资。补给部队在边境上连绵几十公里,造成了交通拥堵和阻塞,这些都成为了肩背着“标枪”和“毒刺”反坦克导弹的乌克兰游击军队的伏击目标。俄军一些重型装甲车辆在乌克兰耗尽了燃油,偏离了公路,陷入残雪融化后的烂泥中,更加强了外界对俄军“陷入泥潭”的印象。

乌克兰大举反攻,俄乌冲突结局会是怎样?

军事专家都普遍以为世界排名第二的俄罗斯军队已经在军事改革中变得更加现代化和专业化,能够在短时间内砍瓜切菜般打败乌克兰。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国库空虚,俄罗斯的大部分军事投资都用于保障其能够与西方对抗的庞大的核武库和新式武器试验,其中包括开发高超音速导弹等新武器,在常规武器上的投入实际上是不足的。目前在乌克兰战场上俄军部署的大部分是老式T-72坦克、装甲运兵车、火炮和火箭炮,连二战时期的装备也大量上场。不仅是武器,俄军的高精度制导弹药也严重不足,甚至产生了苏-34这样极其昂贵的先进战机不得不搭载老式弹药进行低空投弹,结果被低空防空炮火击落,王牌飞行员被俘的事情。

乌克兰的演员总统也没有像阿富汗总统一样逃跑自救。俄罗斯派车臣特种部队、瓦格纳佣兵队刺杀泽连斯基的计划没有实现,反而被证明是灾难性的,因为在美国及英国的情报支持和特种保护下,乌克兰多次阻止了这样的企图,乌克兰还直言是俄军系统内的卧底提供了情报,让泽连斯基躲过了刺杀。俄军的情报系统,已经被美国和北约渗透成筛子了。

西方的制裁也和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大不一样,鉴于西方在顿巴斯战役和占领克里米亚后实施的温和制裁,普京认为俄罗斯积累的美元、欧元、黄金等财政储备使他能够应付类似的危机,普京想到了西方可能会有一些不痛不痒的制裁,他没有预料到冲突呈现出一个全新的维度,也没有料到西方直接撕破脸冻结数千亿外汇储备,对俄罗斯进行几千项无异于一场经济战争的全面经济制裁,普京也不认为美国总统和欧盟领导人会轻易同意联手对付莫斯科,特别是在美军撤离阿富汗之后,认为拜登会容忍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行动。

这次普京显然误判了俄军的战斗力水平,也低估了乌克兰的抵抗意志和西方的制裁烈度,随着俄军4月2日以来全面撤出基辅和乌克兰北部,这场包围“众城之母”的闪电战,显然是失败了。

顿巴斯将是主要战线

那么战局将会怎样变化呢?

其实,俄罗斯的停火条件一直没有变过。主要就是普京多次表达过的几个诉求,首先是乌克兰的中立,即放弃成为北约成员国。第二,去军事化。第三,俄方所说的’去纳粹化’进程。第四,消除在乌克兰广泛使用俄语的障碍。第五,承认克里米亚属于俄国和乌东独立。

第一条中立这一点是最好谈的,因为俄罗斯并不反对乌克兰加入欧盟,欧盟并不带有共同防御的条款。至于北约,乌克兰倒是申请了很多年,但北约一直没有吸纳它。明面上的借口是北约觉得乌军的水平不符合北约标准,从北约的实际利益考量上来看,北约也不太可能接纳乌克兰,因为为了乌克兰而得罪俄罗斯这样一个核大国擦枪走火显然不是成员国所乐见的,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乌克兰也逐渐认清了这一点,加入北约对它来说几无可能,既然没办法加入北约,在寻求境外保证国的保护后,换取中立地位不失为一个明确选择。

第二、三条很难谈。因为去军事化和中立是两件事,中立也有如瑞典这样的军事强国,某种意义上军事有实力更能保障自身的中立地位,乌方认为这次就是因为自身军队太弱了才导致俄军进攻。第三条去纳粹化,泽连斯基作为一个有亲人死在集中营的犹太裔总统,他对谈乌克兰去纳粹化这一点很反感。俄乌两国对于亚速营的看法也非常不一致,俄方认为是新纳粹,乌方认为是微有瑕疵的爱国将士,在俄方打下围攻已久的亚速营的大本营马里乌波尔之前,谈去纳粹化希望渺茫。

第四条基本没有难度。第五条涉及领土问题,谈拢的可能性很小。俄方要求顿巴斯地区整体独立、全面承认克里米亚,乌方不可能接受,接受的话泽连斯基政府就得下台。战场上得不到的谈判桌上也别想得到,唯一的可能就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目前提出来双方同意的是克里米亚问题搁置15年之后再讨论,乌东独立没得谈。

分析下来,俄乌停火的难点主要集中在乌东问题和去军事化、去纳粹化上。双方互不相让,四十多天来,闪电战失败之后的俄军消耗了约10%-15%的军力,虽然元气并没有大伤,但也没有占领除了赫尔松以外的任何一座大城市,马里乌波尔也久攻不下,这样的战果显然对于普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目前,双方都在凝聚一场大战。战争发展至今,面对强大的俄军,缺少重武器的乌克兰军队的打法是化整为零,即取消营以上编制,全部转化为战术小队,在北约强大的情报支持下准确定位俄军的位置,由最近的小队携带反坦克武器进行战斗,打完即立即撤退。这种被网友调侃为“滴滴打仗”的分散式打法打的俄军苦不堪言,但是由于战线过长,无法形成有效防御,只能四处被游击骚扰,不断被消耗有生力量。在基辅和北部苏梅、切尔尼戈夫全面撤退以后,俄军收缩战线的目的显然是集中力量实现它的核心目标:拿下顿巴斯。

首先是当下最紧要的,攻克马里乌波尔。

马里乌波尔对于俄军而言是必须拿下的城市。这不仅是因为马里乌波尔是新纳粹、亚速营的老巢,如果无法占领马里乌波尔,对盘踞其中的数万名亚速营成员进行清算,则普京的“去纳粹化”的目标则无从谈起。马里乌波尔地理位置也是极为险要,是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地区之间的必经的咽喉之地,只有打通马里乌波尔,克里米亚和顿巴斯之间才能形成陆地走廊实现联通,并且控制马里乌波尔后亚速海将成为俄罗斯的内海,俄军将取得极大的军事优势。

俄军围攻马里乌波尔已超过一个月,在24小时的轰炸下,俄军正不惜代价,一个街区一个街区的清除亚速营的残余力量,只有工业区和港口还在亚速营的控制之下,市中心基本已经被俄军占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拿下马里乌波尔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乌克兰大举反攻,俄乌冲突结局会是怎样?

乌军也在酝酿着反击。乌军坦克年久失修,型号老旧不是什么新闻,飞机更是在俄军导弹轰袭之后所剩无几。在布查事件之前,出于担忧局势升级的考虑,西方军援实际上没有给乌克兰什么重武器,大多数军援不过是“毒刺”、“标枪”这样的单兵反坦克武器(Manpad)和无人机(UAV),这样的装备游击防守可以,是远不足以发起像样的攻势的,这也是为什么在俄军主动撤退之前乌方只能不断消耗,但拿不下基辅周边的城市。泽连斯基在对西方各国的演讲中反复呼吁需要坦克和飞机,因为只有拥有重武器,乌军才能真正发起有意义的反击。

在布查事件之后,北约成员国明显加大了对乌克兰的支持力度,捷克、德国都在大量给乌克兰提供乌军能够熟练操作的苏制战车和坦克,美国和英国更开始大量提供重型武器、火炮、防空和反舰导弹,基本上除了飞机以外,全面供应。之所以不供应飞机的理由很简单,担心乌克兰像之前突袭别尔哥罗德州油库一样,使用被援助的飞机攻击俄罗斯本土,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这样的重武器的提供,可以预计在不久的将来会极大的改变战局,也会给乌克兰与俄军形成对峙的底气。乌克兰副总理伊琳娜在4月6号表示,所有的平民在未来几天都应该撤出顿巴斯地区,这是平民在俄军发动重大进攻前最后的机会。

在接下来的战局里,北部方向、苏梅和东北部的俄军早已撤退,而围攻哈尔科夫的俄罗斯第20集团军和第一近卫坦克集团军有可能向东南进发,从而牵制乌军北方支援部队,支持俄军主力在顿巴斯方向的进攻。南部方向、俄军有可能坚守唯一占领的大城市赫尔松,防止这个重要据点落入乌军手中,不太可能有余力对敖德萨进攻。

总之,俄军将收缩战线,将从基辅和苏梅撤出的军队重新整编部署,努力在顿巴斯形成合围,尽快拿下马里乌波尔,并在依久姆-斯拉夫扬斯克一线包围乌军,而乌军将利用新接受到的重武器军援发起反击,双方真正的战役可能刚刚拉开帷幕,而战场,就在顿巴斯。

乌克兰大举反攻,俄乌冲突结局会是怎样?
乌克兰大举反攻,俄乌冲突结局会是怎样?

终局推演

从终局推演的角度来看,俄军的理想目标很清晰,攻克马里乌波尔,打通陆地走廊,在顿巴斯消灭乌克兰主力,将从克里米亚到顿巴斯的整个乌东地区收入囊中后与乌克兰实现停战。

这个方案最大的问题在于,在西方的源源不断的军援和乌军极高的战斗意志下,在俄军从基辅的包围撤退后,尝到甜头的乌军不可能轻易投降,等待着俄军的很有可能是苦痛的消耗战,问题在于,面临西方严峻制裁和装备军援重武器后的乌军骚扰下,俄罗斯还能够“失血”多久呢?

对于乌克兰而言,当然想一鼓作气拿下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实现被占领土的“全面解放”,但如果战火烧进克里米亚,将无异于西方和俄罗斯形成全面战争,这对于北约而言是不可接受的。对于乌方而言,即使在顿巴斯重创俄军,俄罗斯的战略实力和军事后备力量也很难使得乌克兰扩大战果。

历史不会重复,但总是押着相似的韵脚。就仿佛在朝鲜战场上1951年到1953年那些发生的事情那样,在顿巴斯这个绞肉机下,大大小小的战役即将发生,无数鲜活的生命将在此消逝。

在随着战局不断变化的军事分界线、以及随之而来的拉锯式的谈判之后,双方最有可能接受的终局是回到明斯克协议,即俄乌双方回到2月24日开战前“三八线”南北,围绕着双方实控线在伊斯坦布尔这个“板门店”签下停火和约,然后各自解读各自的胜利,在史书上各自书写下各自战争英雄们的传说。

乌克兰大举反攻,俄乌冲突结局会是怎样?

风险提示:上述内容所涉及的股票名称,仅作为案例研究参考,不对您的投资交易构成任何买卖建议,据此买卖,风险自负。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0)

相关阅读